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4日,安倍宣布全日本除8个都府县外其余39县全部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尚未解禁的8个都府县中包括西日本的大阪和兵库,但15日大阪府吉村知事宣布大阪已经达成大阪府独立制定的“大阪模式”解除标准,次日起将逐步恢复日常秩序,脱离紧急宣言状态。话音刚落,大阪邻县兵库县知事也立刻跟进,宣布16日起兵库县将逐步解封,不再对任何经营机构提出休业请求。孩子的学校也发来邮件,让孩子们做好复课准备。至此,日本疫情告一段落,民众正式开启“新常态”下的新生活模式,口罩和消毒液成为每个家庭的日常用品,对我来说悬了近两个月的心虽未全部放下,但心态已经调向“重启”模式,虽知疫情还会时有反复,但暂停键不能一直按着不放,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心态摆正,一颗心放下,昨天跟家政工一起大搞家庭卫生,进行物品换季大清理,一口气把鞋柜里近百来双冬冬夏夏的鞋子整理清楚了,一时心境清爽两无,很有成就感,不由想说两句“家务”事。

  单身时代没有任何“家务”概念,小时候专心读书,长大后专心工作,个人价值体系中没有“家务”任何位置,而国内社会价值体系更把“家务”当作一个纯“消耗”符号,从事“家政”被广泛认为是低等工作,职业女性多把“家务”视作无产出无意义的负担,能离多远离多远,至少我单身时代就是这个想法,一切家务都外包给家政工,把饭店咖啡店当三餐食堂。工作繁忙当然是远离家务的一大原因,但深层次原因还在于家务的无价值标签。直到受日本文化冲击感染,对家务的负面印象始有扭转。

  日本文化有两个方面已经渐为国人熟悉,一是日本人生活中的“仪式感”,另一个是日本主妇闻名全球的“收纳术”,而这两个方面都属“家务”范畴,美好的家庭环境和舒适的家庭生活都建立在“家务”之上,这在中产阶级数量庞大且占主流人群的发达国家早已是共识,家庭生活是广大中产阶级的人生主线,职业是副线,美好生活体现在DIY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邻里互赠自制的食物、糕点,周末在家修剪草坪、照顾花园,动手对自家房子添置点物件或者丰富下内装……是很普遍的休闲内容。由于收入和社会阶层扁平化,以小时计费的labor work一般中产阶级家庭根本负担不起,labor work无论从收入还是社会地位都不比office work差,所以像国内一些大城市中产家庭主要靠保姆打理家务的模式在发达国家基本行不通。“家务”本身的价值在发达国家被广泛认可,但家庭收入可以支撑夫妇一方全职在家打理家务不是很多,再加上个人观念、文化习惯等等变化,即便像日本这种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也有越来越多日本女性选择婚后继续工作,如果家庭经济条件许可,等孩子诞生后再选择辞职育儿。但日本现在的问题是结婚率越来越低,很多女性想结婚当全职主妇却找不到对象,由于男性家庭负担较重,很多男性干脆选择不婚,前两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在25-35岁之间的男性单身率高达70%,同年龄段的女性单身率为60%,因此日本单身经济开始大行其道,一人食、一人旅行、一人家居、一人camp等经济产业链日益发达,全职“家庭主妇”竟渐成奢侈品。

  不过无论单身还是已组建家庭,美好的家居生活依然是大家向往的目标,与我国书摊报亭到处摆放“成功学”不同,日本的书店书摊放在最显眼位置的杂志书籍大多是关于吃穿住行、柴米油盐的生活内容,这是社会价值取向最明显的标志。

  日本小学生有一项课程叫做“生活课”,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做家务和识别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各种机构及其功能。这是正儿八经的主要课程之一,与语文、数学并列,并不是为了体验一下民生疾苦而特设的“吃苦夏令营”,事实上孩子们对做家务兴趣盎然,就劳动内容本身而言,洒扫、烹饪、养花种草、整理归纳物品……对孩子们来说比课本学习有趣得多,我家小朋友在我做饭做菜时常常积极要求帮我打下手,甚至放言长大后要当五星hotel的chef,因为做饭这件事在他看来既有趣又很酷,跟他另外一个理想——当职业高尔夫选手没有高下之分。无论是学校教学内容还是社会主流价值观,日本都不刻意强调“奋斗”和“竞争”,我有时候会思考,这是因为大家普遍有了充分的“安全感”因为“佛系”还是因为大家普遍“佛系”而缔结了具有广泛安全感的社会,这似乎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不过思考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有价值的,特别对于正在不断升级中的中国而言。 

(无印良品出的收纳技术书籍)

话题:



0

推荐

爱纪桑一

爱纪桑一

2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旅日华侨,资管从业者。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