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日本原定于5月6日黄金周结束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计划目前来看很可能要延期,虽然东京和大阪两大重度感染区域这几日的新增感染人数已明显迟钝并出现下滑苗头,但新冠病毒在日本全国遍地开花的局面已成,特别是原先控制得力的地区比如北海道又出现卷土重来的迹象。人们意识到这个可恶的病毒在大家稍一松懈的间隙就能迅速死灰复燃,加上每日新增人数、每日死亡人数、CPR检测数量、检测阳性率、医疗资源充足度等各项治标均未有实质性改善,政府和民众事实上已形成初步共识,一周后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并不现实。各地政府的防控措施这几天还在层层加码,比如很多国内小机场也开始对旅客实施出入口体温检测,一些县际高速公路在跨县临界处设置路障盘查外县车辆,很多户外公共设施比如公园、海滩等也关停闭锁,政府的宣传车辆带着扩音器在各条大街小巷巡逻喊话:为了防止新冠疫情扩散,请大家务必忍耐尽量居家。
日本各地最近出现了一个有趣现象:原本人流汹涌的地方,比如城市交通枢纽中心,一下子清净无比,人迹稀有;但荒郊野外,深山老林近来反而热闹起来。我居住的半山区因为域内没有公交,出入只能自驾或者步行,除了本地住民一直鲜有外人出入,但最近时有外来行山客转悠到住宅区来,带着一身专业登山装备哼哧哼哧步行,看起来是从大老远走了很多路过来的。电视里记者采访在海滩散步的路人,问为何不在家待着,路人可怜巴巴得回答:宅家已经宅到极限,不得不出来透口气了。电视台做了今年和去年黄金周各地街景、人流、交通的对比报道,短短几个月,全人类的行为发生了深刻变化,世界各地的电视画面都令人唏嘘,更关键的是,人们急切盼望的“一键返还”何时才能到来甚至还能不能到来,都得打上问号。
对我个人来说,眼门前最不安的事情就是学校的暂时停课令5月6号就要结束,之后孩子究竟要不要登校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不过我县政府昨天宣布县内学校再次推迟开学至5月31日,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上次推迟开学的决定是到临开学前一天才紧急发布的,相比之下,政府此次的反应明显上线了,说明政府内部应对新冠疫情的运作系统越发成熟。安倍甚至提出将教育系统的新学年起始日期从4月改为9月,彻底避开这一阶段反反复复的疫情曲线。作为习惯9月开学的中国人,我对这个提案毫无违和感,不过日本人民可能感觉有些突兀,目前该提案正在全国范围征求意见。
政府对每个个人无差别发放的十万日元补贴在黄金周结束后即接受发放申请,有些地区甚至先让金融机构对个人发放同额零息贷款,等国家的补贴下来后再还给金融机构,解决民生困苦,早一刻都是好的。昨日听到令人心酸的新闻,有20%左右的大学生因为疫情无法打工赚学费而申请退学,而今年很多大学毕业生也因为各行各业景气度大幅回落而被取消新入职的内定资格。有专家建言,政府可以组织那些因疫情失业或暂时歇业的人员补充医疗后备资源的生产供给,比如制造口罩、防护服等,平衡不同部门人力资源的盈余和不足,不但可以缓解医疗前线的巨大压力,也可以启动经济再循环,我个人觉得此提议甚好,希望可以尽快落实。
此刻全世界人民都在经受“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的压力测试,而春去夏来四季轮回的风景却亘古恒常,美丽依旧。此时初夏的清风新绿满眼满怀,我心里却有一丝灰色隐隐挥之不去。
 
(被闭锁的初夏风景)
 
话题:



0

推荐

爱纪桑一

爱纪桑一

2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旅日华侨,资管从业者。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