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正如很多国家已经爆出的各种揪心新闻一样,新冠疫情步入深水区的日本,近日新闻的色调也越来越灰暗。冲绳的离岛石峘岛首次出现新冠病例;急救医师协会发布急救系统处在崩溃边缘的声明;上了急救车的发热患者被40多家医院拒收,一个多小时内找不到医院收治;富山市民医院发生院内感染,在记者发布会上,医院发言人泪洒当场,梗咽着说:医院人手实在不够,有些医生护士晚上就睡在自己的车上,不敢回家,不知道自己是否带了病毒;大阪大学医院(大阪府 吹田市)因为防护服紧缺,开始用塑料袋做替代品,连雨衣也难以入手……

NHK播出的第三季新冠疫情纪录片里,专家组核心成员、疫情追踪领导组组长押谷仁教授坦言,由于各地不明路径感染病例急增,专家组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向各地方提供有质量的数据分析。纪录片摄制组直接在疫情追踪小组的办公现场实地取景, 押谷仁教授黯然对同事们说:“现在破绽百出,我失去了信心,也没有时间思考,我已到极限”。与押谷仁教授搭档的是北海道大学的西浦博教授,日本传染病流行数理模型预测专家。

日本无法像中国和新加坡那样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采取严厉封堵措施,在此前提之下,两位教授根据最初100多例新冠患者的病毒传染路径特征,提出了在现有资源范围内最现实可行的“集团感染追踪法”(cluster tracing),这个方法成功应对了日本第一阶段疫情,保住了2-3月份的平静,但没能经得住由欧美回流病例和年轻人撒欢主导的第二波疫情冲击,医疗崩溃现象已初现端倪,医疗现场的紧张搏命感隔着电视屏幕真切传来,急救病患迟迟无处落脚的残酷让所有观众心有戚戚:如果有一天我自己也感染了,会不会也…..

很多人说押谷仁教授这次相当于发布了“战败宣言”,但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教授在NHK第一季新冠纪录片中就提出了他的担忧:当患者数量超出ICU容量,本来可以救回来的生命会因为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不足而失去。在疫苗和特效药问世之前的漫长疫情期,没有人可以确保这个“底”在某一时刻或者某一时间段永远不被攻破,押谷仁教授应是带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觉悟上了前线。在办公现场的教授专注、辛勤、疲累,明显比第一次在纪录片中出镜时憔悴很多,但一如既往得真诚:“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维持社会经济活动基本正常运转的前提下控制疫情,都市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封锁,否则经济、社会和人心都会走向破灭。年轻人向往的企业纷纷破产,老年人的休憩场所长时间被剥夺,未来一片黑暗,我们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心想这个“绝不能”是一个目标,能不能实现并非教授一人之力可控,但你尽到自己最大努力的心意和行动我们都看见了,这就足够了。

 

比恐惧病毒更可怕的是由“恐惧”本身引起的人心变异,人们因焦虑不安,前途未卜而互相攻讦、推诿、责难……引发的次生灾害在中外历史书中血淋淋的记载也并不鲜见。忽然对此时此刻还想由衷跟教授道一声“谢谢你,辛苦了”的自己感到满意。每个人在这场战役中都各有使命,有些在前线,有些在后方,有些在自己家中,在自己心里。我,最普通的民众一员,为守住了善意的本心而略感欣慰。

我希望此刻已经是日本的至暗时刻,第二波疫情的收束迹象至少一周后能首先在宣布紧急事态宣言的七个都府县出现。世界各个角落的朋友们常常在online chatting工具上互相鼓励要Stay positive,希望大家都能在这漫天乌云中找到那一道属于自己的金边。

 

话题:



0

推荐

爱纪桑一

爱纪桑一

2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旅日华侨,资管从业者。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