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天是日本春假最后一天,从二月中旬安倍发布全国紧急休校令至今,孩子们已经过了一个半月前所未有的漫长春假。学校再开日临近,日本疫情却日益严重,学校是否按时再开成为家长们近日最关心的话题。
日本的教育体系总体分公立和私立两部分,但公立学校还细分为国立、县立、市立,主要对应大学、高中和中小学,所以各级学校的行政管理单位并不统一归口,而是由相应的各级政府承担,比如我家小学生的学校是否重开,归本市市长决定,高阶行政单位虽有指导权,但无决定权。日本文部省在三月下旬已经发布全国学校重开的基本指导方针,总结起来无非两点:1、各地政府需视本辖区疫情发展状况决定重开与否;2、重开的学校要做好万全的疫情对应措施。这几天正是日本疫情发展急剧变化的重要档口,每天的数据都牵动着亿万国民的心,学校到底何去何从,直接考验各级行政长官的决断力和魄力。
我所在的兵库县是大阪最重要邻县,很多人白天在大阪上班,晚上回本县家中,与国内居家理念不同,大多数日本人不喜欢居住在人口密集嘈杂热闹的市区,而是喜欢到环境优美氛围安静的郊区安家,然后每天开车20-30分钟去市区上班,或者搭乘公交也十分方便。这样的紧密关系很难屏蔽大阪市区对郊区的辐射影响,就跟东京很难跟周围四县割裂关系一样,疫情数据也十分明显得体现了这一点。
虽然东京和大阪上周已经宣布辖区内学校将开学日期延期到五月黄金周假期结束,但是受两大都市辐射的周边各县还得看各自行政长官的决定。我上周分别致电本县和本市疫情电话接待窗口,表达对学校再开的担忧,但本县知事4月3日在政府网站上发布了学校再开的指导方针,虽然事无巨细规定了很多应对措施,但并没有“延期开学”字样。于是再次致电窗口,厉声质问,知事是否真正明白他的一道政令可能事关无数生命,这么大的责任他扛得起吗?电话中应声诺诺,说一定向上传达民众的呼声。
今早看新闻得知安倍已经进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前置程序,发布范围可能包括东京及邻县,大阪、兵库还有福冈。到中午时分,本县知事发布县立学校延长假期到本月19号的通知,终于在开学前最后一天改变了决定,民众对此前学校再开的决定批判声很高,高中生们发起网络联名请愿活动,短短几天就集齐了16000份签名要求知事改变决定,延期开学,看来效果显著。看到这个消息我马上打电话去本市疫情窗口追问,市长是否也跟着县长改变决定,延迟本市中小学开学,咨询人员回答目前市级疫情对策本部正在加紧讨论该议题,晚些时候会有发布。等到晚上7点左右,邮箱里发来小学校长的邮件,宣布本市公立学校延长休假,直到五月黄金周假期结束。
外人来看,日本人做事常常磨磨唧唧,很不爽快,但我这个半土著已经很了解这“磨叽”表象的背后是一整套系统的上位或调整,事前归因分析、事中部署落实和事后走向预案,每一环的细节都要在计划提出之时敲到点到,难点在哪,如何克服,后备方案是啥,各个环节的衔接有没有逻辑疏漏,这些都要有数了才会提出或者改变计划。以我的理解,此刻日本各级政府部门是在争分夺秒满负荷或者超负荷运转状态,运转速度已经很快,问题是,病毒的传播速度更快,病毒和人类都在与时间赛跑。
日本医师协会已经频频预警医疗系统可能崩溃,明天起东京都的轻症患者将陆续移往隔离宾馆或者居家疗养,将有限的床位留给最需要的重症患者,尽可能确保最低死亡率,其他医疗资源吃紧的地域也会陆续跟进这一措施。日本真正的艰难时刻即将到来,不出意外的话,B计划明天就会上线——向全世界宣布,日本部分区域进入紧急事态宣言。
每一天都在战争中,每一个人此刻都是战士。
 
话题:



0

推荐

爱纪桑一

爱纪桑一

2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旅日华侨,资管从业者。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