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爱纪桑一 > 东洋镜 | 佛系日本抗疫分段成绩表

东洋镜 | 佛系日本抗疫分段成绩表

在全球一片兵荒马乱中,2020年竟然不知不觉过了四分之一。从一月下旬中国武汉封城抗疫风云乍起,到今天欧美日增万例人心惶惶,全人类在各类新旧媒体和社交平台的助推下共同见证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将人类社会搅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的大历史。虽然古今中外对于“瘟疫”各有各的血泪记载,但新冠疫情是全球化和自媒体时代以来首次“瘟疫”,五大洲四大洋所有民族所有国家在短短三个月内前脚后脚都卷入新冠疫情的腥风血雨,这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对全人类造成的视觉和心理冲击也前所未有,‘活久见’变成了‘天天见’,爱因斯坦在世也绝不会想到,‘口罩’还有变成‘硬通货’的一天。
 
一季度,世界各国画出了五花八门各显神通的抗疫初景图,而其中最让人捉摸不透谜之困惑的恐怕就是我目前所在的日本了。
 
作为人口过亿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在中国感染总数止步八万,美国日增近两万,G7其他国家基本日增过千的大背景下,日本在抗疫第一阶段(具体定义为主要由中国输入病例引起的疫情阶段)每天从几十到百多例的新增数量和刚过两千(算上公主号近三千)的本土患者总数可以说在全世界走出了一条“异数”路线。而且这个成绩还是在没有封城封交通。除了停学,其他一切社会经济活动基本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取得的。
 
与新加坡、香港、台湾等人口、地域和经济规模都有限的区域型经济不同,日本的经济体量和产业覆盖是全方位世界级的,按照正常推理,其疫情发展即使不可与中美两大国比肩,至少也应该比照G7国家的走势,而事实却是一个世界级经济体走出了类似区域型经济体的曲线,而且连韩国这样短暂的疫情大爆发都没有发生过,一条斜率平缓的曲线徐徐走出了独一无二的可控态势,不要说一个外国人,就是我这样的半土著从一开始都非常怀疑日本数据的准确性。为了自身安全,也承袭多年的职业习惯,我对日本公布的数据进行了大致的全景扫描,追踪分析了几例个案,越深入越发觉数据可靠,其背后的原因我个人总结可能有以下几点:
 
1. 信息公开完备,纠错机制到位。
 
日本本土疫情从二月起零星爆发,但日本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疫情,在一月上旬,日本海关已经在入关处安放提示牌,要求入境的中国旅客如实申报发烧等症状,为了应对春节期间大量入境的中国游客,关西机场附近一所医院还特意安排了负压室病房,以备入境检疫处发现感染者时及时送医。
 
密切关注中国新冠疫情动向的日本医师协会也在这个档口组织了全国规模的医疗协调会,向医疗系统内部传达了吸取中国武汉教训,确保日本不出现‘医疗崩溃’的重要性并探讨可能的应对措施。
 
除去神奈川县从武汉出差归日的新冠首例和接下来几个武汉内地游客的单例,日本真正的本土案例是从西日本开始的,一位载过武汉旅游团但近期没有出过国的大巴司机和同行导游中招,这两个案例的行动路线和就医经纬在电视台详细披露,令人惊奇的是,这两人都没有传染第二人,西日本第三例是京都一位留学生,同样没有传染第二人,西日本很快趋于平静,也就是说西日本最初的三例,R0值居然都是零。
 
这种平静状态保持了大约两三周后,西日本和歌山县,中部爱知县,东日本东京都以及北海道才陆续出现本土路径不明的感染患者,且出现连锁感染,特别是北海道,来势异常凶猛,一上手就是小学生感染,患者总数也连日递增,此时日本本土才真正开始感受到新冠的巨大威力,日本政府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到追加财政预算到发起全国联动的疫情信息追踪系统等各项措施便开始紧锣密鼓跟进。
 
此前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关注焦点一直集中在‘公主号’的失败应对上,但日本政府对这艘英国船籍,美国公司运营的邮轮到底有多少话语权和执行权一直没有彻底公开明确,WHO最终没有把这艘邮轮的数据归于日本本土,而是单独列项标识。
 
日本的疫情数据是以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级行政单位)为基本通报单位,再由厚生省对全国各县的数据集中统计而成,每个县的数据统计方法基本按照传染病病理学规律进行,虽然各省数据详简度略有差异,但科学规范,一目了然,比如我比较关注的大阪府,政府网站上可以查到每一天的日结检测数据和确诊数据,每一个病例的发病日期,症状,近期就医和行动经纬,家族构成,所处行业,居住地…..同时也注意保护患者隐私。
 
此外还对集团感染事项另外列表明示,简直就是数据分析的完美样本库。一般民众即使不会从政府主页上获取详细信息进行专业分析,各大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各种手机app每天全方位无死角轮流信息轰炸,各种专业人士讨论会,政府官员发布会,各界名人讨论会,街头蹲点采访,企业内部追踪,防疫知识和疫情信息多到你不想听不想看都不行。
 
而日本媒体对政府和其他各界的监督敦促作用也从一开始就体现出来。被外界广泛质疑批评的‘检测难’问题就是日本媒体从一开始就迅速切入的报道视角,通过个例追踪引起民众同理心,迫使政府及时调整检测方案,把PCR检测追入医保范围。此后对于各级政府防疫措施的落地执行,各级医院现场就诊实情,个人层面的自觉隔离落实、各种紧缺物资的生产供应情况等等,日本传统精英媒体的专业报道起到了迅速曝光不足,全面监督落实、及时反馈纠错的重要作用。
 
事实证明,信息公开透明,及时上通下达对控制疫情至关重要。
 
2. 散装日本,合纵连横,个性知事大显神通。
 
“自治”是日本社会治理的一大重要特色,大到省级行政单位,小到一条町,各种街道自治会,行业自律组织,大大小小的功能性社会团体,兴趣娱乐联合会……活跃在社会经济活动的各个层面。
 
日本此次抗疫以“县”为基本单位落实具体操作,所谓散装日本,最主要就是体现在‘各县自治’上。国家层面有两个层次,一是以厚生省为核心组织技术专家队伍制定抗疫基本指导方针,协调全国医院、医师和专家资源,阶段性总结回顾疫情,根据进展及时调整应对策略;二是总理内阁为核心,制定经济财政支持政策,完善疫情相关法律法规,比如在‘感染症法’基础上紧急通过‘特措法’,赋予总理大臣视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实行特别管制措施的权力。
 
而各大经济圈,比如首都经济圈,以东京都为核心,包括周边经济活动往来密切的山梨,千叶,神奈川、埼玉四县;关西近畿经济圈,以大阪府为核心,包括周边兵库,京都,奈良,和歌山,滋贺各县,又根据实际需要结成更为紧密的抗疫共同体,不定时召开知事碰头会,互通有无,共享资源。
 
抗疫中涌现出的一大批魄力知事可以说尽显“散装日本”特色。以高颜值意外走红中国互联网的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毫不犹豫率先宣布北海道进入紧急状态,一个月之内就将疫情控住,于3月19日解除了紧急宣言;大阪府帅哥知事吉村洋文敢为人先,独立于国家政策,在管辖的大阪府内单独推行四级症状分层对策,做到应收尽收;和歌山知事仁坂吉伸公开宣布,国家制定的轻症居家政策和歌山县是绝对不会遵守的,早发现早治疗才是应有之道;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在安倍宣布全国休校之后公开叫板“安倍乱来”……而作为总理大臣的安倍这次也魄力空前,在二月中下旬疫情初期就发布了史无前例的全国休校令,虽然事出紧急让大家措手不及招来一片骂声,但也正是这个前代未闻的休校令让日本民众陡然警觉事态严重性,纷纷调整自身行为,为遏制疫情扩散立下汗马功劳。
 
一直以来外界十分质疑日本制定的“轻症居家”政策,再加上媒体报道的‘检测难民’现象,人们有一万个理由怀疑日本少得独树一帜的确诊数据是因为急切想举办东京奥运会而人为掺水。事实上轻症居家政策在执行层面是倒排现有医疗资源,如果出现医疗崩溃危机才可能不得不启动,到目前为止,日本患者最集中的东、西两大经济圈都在竭尽全力扩充医疗资源,所有患者无论症状轻重一律收治入院,防止疫情在社区扩散。
 
3. 民众自觉,自肃有效。
 
与国内雷厉风行一剑封喉的抗疫措施不同,日本政府走一步看一步,今天提出一个“请求”,明天提出一个“自肃”,被广泛传为“佛系抗疫”典型。
 
在未停工停产封交通的前提下,日本第一阶段的抗疫成绩从数据来看相当亮眼,每日新增只有小几十,死亡案例好多天内无增加,且绝大多数是七十岁以上老人,对比其他经济大国惨不忍睹的新冠数据,很多人怀疑日本刻意压制检测人数,不暴露确诊病例,是“不确诊就等于不存在”的鸵鸟政策。但这一臆断的硬伤在于,纸最终是包不住火的,瘟疫最后是要死人的。就算有办法让病患不确诊不暴露,难道最后还能让这些人不死吗?
 
大规模感染得不到收治最终必然导致全社会死亡人数直线上升,殡仪馆告急,媒体跳脚,全民暴怒,安倍政权很快被掀翻在地都有可能,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让人群大规模死去而默不作声,在此之前全社会早就天翻地覆了,这是最基本的社会学逻辑。
 
抗疫第一阶段为期两个月,是一个完整的疫情周期,日本社会依然风平浪静,人们有条不紊踏着平日的节奏生活,这个结果已经足以粉碎外界各种臆测。
 
这是政府,专家,媒体,民众四个维度共同努力相互配合的结果。政府负责全局统筹发布命令,专家负责提供专业指导意见救治病患,媒体负责广泛传播信息问题,及时反馈纠错,民众负责响应政府号召约束自己的行为,这四个层次各司其职高效运作方有如此成绩。
 
上次专家集体会议通报的结论是,日本80%的感染者不会把病毒感染给他人,只有20%的人产生二次传染,因此日本专家组的重点工作之一是竭尽全力追踪集团感染源(cluster tracing),阻断感染链条,而不是全面开花把所有可能的接触者都一网打尽(contact tracing),这个方针是基于有限资源合理利用和传染病学规律制定的,厚生省组织了三十多名病毒传染学专家轮轴追踪病例与病例之间可能的集团感染线索,目前为止,破获东京,大阪,名古屋,兵库等重要经济省份的多宗集团感染案例,从第一阶段成绩来看,效果卓著。但对日本抗疫成绩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民众的自觉自,这也是国外最看不懂日本的谜之所在。
 
我不知道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像日本这样本来就是‘口罩大国’,每年冬春流感肆虐,花粉传播之际,很多日本人都会自觉带上口罩出门,防止被传染,也防止传染别人,特别是已经出现感冒症状的人,基本都会带口罩出入公共场所,这已经成为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也是基本的公共礼仪,就算没有新冠病毒流行,正常年份里流感季的日本,街头口罩率也相当高。
 
口罩到底能起多大作用?欧美和亚洲各执一端。健康人戴口罩防止他人的飞沫传播我个人不知道效用到底多大,但如果是病毒携带者出现症状时自觉带上口罩,他在人群中出入时是不是大大降低了口中飞沫沾染他人的风险?这一点凭常识就能判断,不是什么高深理论。
 
日本人在感冒时大多戴口罩出门这个习惯,我个人觉得是日本R0值如此之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三餐前洗手,如厕后洗手也是日本人从幼儿园起就习得的生活习惯,这些动作并不需要在特别时期刻意强调,完全是内化在日本人日常生活中的习惯动作,而戴口罩和洗手对于防护新冠病毒的重要性在很多国家是刚刚被科普的新知识,一下子大规模在人群中广普实操效率很难估量,但在日本这些动作已经演练好几十年并成为人们的生活习惯,无意中成为防治新冠的有效手段。
 
流行病传染对人群的行为模式敏感,这是大家都已认可的规律,“封城”、“禁足”本质上也是改变人群行为模式的手段,只是方式更加激烈而已,而日本人的日常习惯无形中就化解了新冠威力的很大部分,堪称内功深厚。
 
但是进入三月后,欧美各国疫情以瞠目结舌的速度大爆发,从欧美回流的归国人员给全球疫情带来第二波冲击,亚洲的香港、台湾、东京、新加坡、北京、上海……这些主要的国际大都市自然首当其中。
 
北京上海继续秉承严防死守原则牢牢把控海关边境,以入境人员硬核隔离措施巩固前一阶段以巨大代价换来的抗疫成果,而佛系抗疫的日本启动欧美停航措施较晚,虽然也在海关要求入境人员自觉隔离2周,但已经有很多归国人员成为措施窗口期的漏网之鱼进入社区频繁活动,东京最近一周几乎每天新增感染人数都创新高,大阪作为日本第二大国际都市也在相同时期创下新增记录,
每天的新增病例中很多都有欧美渡航记录。
 
我对日本第二波疫情的担忧超过第一波,原因是海外归国人员,比如留学生,驻外工作人员已经具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生活习惯欧美化概率较高,而欧美人对于酒吧、party、加年会等热闹场合的热衷是其固有的民族文化,也已内化成日常生活习惯。如果没有外力强制,光靠个人自觉强行自我约束是相当困难的,普通人很难跟自己的习惯作对,潜在感染源本身的行为模式与“自肃”政策相矛盾就会极大抵消政策有效性,这是跟第一波疫情最大的区别。
 
东京目前的状态已经到达医疗极限的边缘,令人担忧。当然小池知事已经吹风,到了一定阶段东京万不得已也会lockdown(封城),但是鉴于日本政府凡事都需法律开道,依法行事,日本现行传染病法和前阵子刚刚紧急通过的特措法在政府强制力上力度存疑,比如政府对于私人企业的停产停业要求,对于征用私人医院床位,私人旅馆隔离设施等,目前都是基于“请求”之上,不能下行政命令,答不答应得看对方的素质和格局。
 
随着感染人数节节跳增,媒体在民间充分传播各种危险情况后,相信广大日本人民的警惕心理会再次提升,上周末在小池百合子宣布东京告急,外出自肃后,东京各大商圈和交通枢纽区确实一下萧疏下来,一改平日人山人海的画风,只有少数几个人出现在街头。日本人民的“自肃”精神能否再次扛住这第二波疫情冲击,把感染人数控制在医疗极限范围内,两三周之后就有分晓。而此刻美国和欧洲疫情已经全面泛滥不可收拾,全球疫情进入未知深水区,对于经济和民生的影响到底几何实难想象。但有一点已经充分明确,“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非一句空泛的口号,今时今日全世界所有人都真真切切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这一点,灾难面前国与国,人与人之间唯有同舟共济,互助互帮才能挺过漫漫暗夜,再次迎来希望的曙光。
 



推荐 31